潜山市(天柱山) 文化旅游协会

故人故事说棋盘

 二维码 40

  

故人故事说棋盘


 


   棋盘居委会地处桐城、怀宁、潜山三县(市)交界,是潜山县的“东大门”。“棋盘”两字源自地名,棋盘地原是一块北高南低的坦子,南北相差近2米,总面积约3000平方米。相传,三国时曹操曾率大军途径皖县(今潜山),至此地,见地势险要,景色秀美,便决定暂驻几日,休整一下军队。他登上一处高坡,举目四望,顿觉景色引人入胜,令人心旷神怡,便下令设帐,摆上棋盘,与谋臣执子对弈,据说下了一夜也未分胜负。此后,人们便把曹操和谋臣下棋的地方,取名叫“棋盘岭”。另有一说,是因为此地风水颇佳,原有一条宽10米的小溪自西向东川流不息,跨过小河就是龟山,地理环境有如棋盘上的楚河汉界,故而冠名“棋盘地”。时移世变,如今的棋盘岭位于源潭镇东红村境内。而棋盘居委会位于王闸街,是原棋盘镇政府所在地,209省道贯腹地而过,学校、医院、信用社、邮电所等公共服务配备齐全,可谓“麻雀虽小,五脏俱全”。

如今的棋盘王闸,拥有3条主商贸街、两个规范的购物商场,商贸街住户达200户,商贸市场兴旺繁荣。而它最初的兴盛,可以追溯到民国时期。当年,时任潜山县临时县议会议长的余谊密,主持修通了高河—马庙—育儿—源潭—龙井关公路,为潜山县的社会发展打下了交通基础。也为王闸街的兴趣提供了条件。改革开放后,这条路成为209省道源潭段的前身。关于修路,当地还流传着一段旧事。民国时,棋盘有一位官居要职的人物—葛世平,他毕业于北京南苑航空学校,曾任北洋军阀航空署少将总务处长。余谊密主政时,规划的道路建设,需要征用葛世平家的良田,便电话征询对方。葛世平一听,十分爽快地回答说:“我在外面修飞机场,不知道征用了多少人家的房屋良田。你们修路是造福乡邻,用我们家的田有什么关系!”葛世平的大度,使得这条打通安庆南大门的道路得以顺利修通,也在当地留下一段佳话。

葛家在王闸街,当年是响当当的家族。葛世平(18941965年),抗日战争期间曾任安徽省教育厅主任秘书、抗日胜利后,因反对参与内战,他被蒋介石逮捕判刑3年,1948年出狱后来到解放区担任兵工学校老师,后来又回到棋盘老家。葛世平的父亲葛怀民,也是一位极具个性的人物。他乃宣统元年拔贡,后在枞阳主持盐务工作,曾在枞阳浮山金谷岩顶留下“大光明藏”4个大字。因看不惯官场欺压穷苦百姓,于42岁时辞官回家。回家后闭关10年,只以看书为乐。据说闭关期间余谊密曾上门拜见,葛怀民闭门不出,余谊密无奈地留下一首诗,转身离去。葛世平当官后,在老家兴土木造屋,葛怀民却出声劝阻儿子,不要盖房子。财产保不住,人口保平安。他还说了一句颇令人玩味的教诲之言:一块钱一斤的肉可以吃,一块钱一亩的田不能要。这其中的处世智慧,令人深思。

与棋盘王闸渊源颇深的人物中,还有一位便是皖江才女—葛冰如,她是葛怀民的侄女。葛冰如幼年丧父,后随叔父葛怀民在王闸生活多年。葛冰如才貌双全,她的丈夫曾做过国民党将领杨森的秘书。据葛先生的学生叙述:“葛冰如的丈夫生病,葛冰如割下自己左臂上的一块肉,给丈夫熬药医病。夏天,始挽起衣袖,我们还看到一块伤疤。由此可见,葛冰如老师对丈夫的爱,有多么深。”令人痛惜的是,葛冰如22岁时,丈夫离世。葛冰如文采甚高,曾留下许多诗句、诗集,其中有一首怀念丈夫的循环诗:“人生苦乐两悠悠,乐自悠悠几度秋。几度秋风秋雨夜,秋风秋雨夜长愁。夜长愁听钟声响,愁听钟声响未休。想未休思人不睡,思人不睡五更头。”读来令人心伤。

棋盘居委会的万岭组,原叫万人岭。得名的由来也和一个传说相关。相传,太平天国晚期,曾国藩部队将陈玉成部队压至万人岭一带。清兵追击,陈玉成的部分军队钻到一处荷塘里,以荷叶盖头。不想,此时刮起一阵风,将荷叶翻起,被追击的清军发现。满塘人惨遭屠杀,清兵恐起瘟没,于是将尸体就地掩埋,毁塘成岭,当地人遂名之曰“万人岭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