潜山市(天柱山) 文化旅游协会

三祖道场重现  千花满载而归

 二维码 34

——赵朴初先生与中国禅宗三祖寺的情缘

林斗山


汲尽泠泠江水   冲开靡靡山围

三祖道场重现   千花满载而归

此诗是朴老19815月读了北宋政治家、文学家王安石题三祖寺一诗后而写的。王诗云:“水泠泠而北出,山靡靡而旁围,欲穷原而不得,竟怅望以空归。”在王安石眼里,当时的三祖山谷寺,仅是深山野岭中的一座古刹,毫无生气,所以得到的只是“竟怅望以空归”。读后令人感到凄凉。朴老以其明亮的眼光,博大的胸怀,鲜明的观点,高瞻远瞩的说:“今寺获重修复次韵书一偈补壁”。读了朴老的这首和诗,令人耳目一新。在老人家眼中和笔下,新中国的革命形势,汇成了一股巨大的洪流,冲开了旧中国封建时代的各种羁绊,迎来了“千花满载而归”的局面。

建寺已有1500多年的三祖寺,朴老时刻关心其旺盛。1996年夏天,《三祖寺志》编篡委员会邀请有关人士在三祖寺对其初稿进行评议。事过不久,时任全国政协副主席,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在病中得知这一消息,立即挥笔为这部志书写下书名:“中国禅宗三祖寺志”。

提起这部志书,人们自然会想起朴老视察三祖寺时的一段因缘。那是19909月下旬,朴老在省市领导陪同下来到三祖寺,当他走到千佛殿前,对着“三祖道场重现,千花满载而归”的楹联和赵朴初的落款左看右看,心中产生疑问:“我怎么不记得写过此联”?在场的人都面面相觑,唯三祖寺主持宏行双手合十,连连道歉:“罪过罪过!你老可曾记得,1981年您曾和王安石《题山谷寺》诗一首,汲尽泠泠江水,冲开靡靡山围,三祖道场重现,千花满载而归”?朴老说:“对,对,有此事”。宏行笑说:“我冒昧录下后两句作此门联”。朴老点头笑问:“你用什么办法放大的?”宏行回答:“一支铅笔”。朴老非但不责怪,反而点头赞许:“像,像!”朴老夫人陈邦织女士忙接过话题:“宏行师,你放心,老头子认可了”。说得大家都笑起来。

朴老兴致勃勃地走进大雄宝殿,上下左右环顾一番。当看到悬挂的“正法久住”四字,运笔娴熟,端庄有力,便问是谁写的,宏行说:“是小和尚写的”。朴老追问是哪位小和尚时,宏行羞涩地说:“我”。朴老风趣地说:“你不是小和尚了,许多地方都写‘法轮常转,佛日增辉’几个字,你写‘正法久住’有么用意”?宏行马上把自己的理解,并结合改革开放以来发生的巨大变化以及不尽人意的现象说了出来,朴老听得连连点头。

朴老认为宏行是个振兴三祖寺的难得人才,便笑着说:“宏行师,你手上要把三祖寺志修出来”。宏行恭敬地表示:“弟子遵嘱,阿弥托佛”!经过4年多的努力,一部16万字的《三祖寺志》已成初稿,并召开评议会。宏行把执行情况汇报给朴老,于19968月下旬就收到中国佛协的信件和朴老的题签。佛协信中说:“朴老于百忙中抱病为书三祖寺志,满余所愿。还希将志保质修好,不负朴老之良苦用心”。

时间已过去28年了,今逢盛世的三祖寺,在改革浪潮中,展现出勃勃生机。朴老在天之灵,当会感到“三祖道场重现,千花满载而归”兴奋和欣慰。最后赋小诗一首作结:

先生地下喜频添,三祖灵光照大千。

美丽河山铺彩锦,同观盛世艳阳天。



文章分类: 美文欣赏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