潜山市(天柱山) 文化旅游协会

摩崖石刻多华章   人生何处不“止泓”

 二维码 11
作者:许一川

天下山谷千千万,天柱山谷不一般。位于安徽天柱山麓的山谷流泉林深泉长,石牛古洞清幽高古,历代达官名宦、文人墨客徜徉于此,物我两忘;吟咏唱和,题辞勒石。约2000米的山谷两岸石壁及谷底,自唐代至今存留名家石刻300余方,随物赋形,巧夺天工,上上下下遍及山谷,实为山水摩崖大奇观,具有“名、奇、多、全”的特点。1.jpg


山水摩崖大观(张恣宽摄)

在琳琅满目的珍贵石刻中,有一副题刻尤为抢眼,那就是山谷流泉中段东侧临溪崖壁上“止泓”两个摩窠大字。石刻全文如下:“止泓。临淮周虎为冀邸赵希衮书。宝庆丁亥闰五月既望,住山谷祖菄摹。”“止泓”二字为右起特大楷体横书,雄浑矫健、雅秀遒劲、端庄清新、洒脱自如,实为书法艺术珍品;下款为右起4行隶体直书。

冀邸:邸,官员住所,赵希衮系宋燕王德昭,燕王居冀(今河北冀州市),故称冀邸。宝庆丁亥:宝庆,南宋理宗赵昀年号,宝庆丁亥即宝庆三年(1227年);既望:指满月(月圆)第二天,一般指农历每月十六日;祖菄:山谷寺(三祖寺)僧人;摹:依样写或画。

2.jpg


“止泓”石刻(许一川摄)

一般游客看来,止泓:泓,水清深。止泓,意即“一泓清泉,渐行渐止”,这一题刻是表示一种叹赏,即对灵泉异水的“叹为观止”,其实肤浅片面。在儒佛道经典中,“止”被视为一种做人的智慧。《老子·道德经》中“止”有“适可而止”之意,如“知足不辱,知止不殆”。意思是说一个人知道满足的就不受辱,知道适可而止的就不危险。

“止泓”即“止水”,语出《庄子·内篇·德充符第五》:“人莫鉴于流水,而鉴于止水,唯止能止众止。”这里的意思是:一个人不能在流动的水面照见自己的身影而是要面向静止的水面,只有静止的事物才能使别的事物也静止下来。要认识自己,必须要把心中的杂念、妄想静止,才可以明心见性。

言为心声,字为心画,了解题刻的含义必须结合作者的身份及处事背景。“止泓”的题刻者为南宋的周虎。周虎(11701232),字叔子,原籍临淮(今安徽省凤阳县境内)人,宋钦宗靖康年间徙居平江府常熟(今江苏省常熟市)。庆元二年(1196年)丙辰科武状元,被授殿司步军同正将,后知光州(今河南潢川县)、楚州(今江苏淮安市)。开禧二年(1206年),金兵会攻和州(今安徽和县),时任和州守将的周虎激励将士,誓死守城,金兵受重创败退,与宋议和,江淮一带得以安定。绍定五年(1232年)周虎病逝,朝廷赐谥号“忠惠”,庙号“忠烈”,墓在虞山西麓山居湾。《苏州府志》称赞他:“……有大将气,功在江淮,忠节罕比,而文词赡敏,尤善大字,名重一时。”显然,在有宋一代“以文制武”的国策,决定了即使是武举出身的将领也不能不受到文官的牵制。周虎虽文武双全,才学出众,胸怀精忠报国、北定中原之志,对大宋王朝有再造之功,但终究不被重用,穷其一生郁郁不得志。所以,在他身上既有儒家兼济苍生的宏大抱负,又有道家“适可而止”的处世修养。

赵希衮,字君绰,皇室宗亲,系宋太祖赵匡胤九世孙。宋绍定至端平年间任安庆知府,是安庆府治从潜山迁移至今安庆之前的一任知府。他酷爱天柱山水,旅居潜山多年,在山谷流泉及周边留有多处题刻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3.jpg


“止泓”石刻拓片(许一川摄)

周虎题刻“止泓”二字,是触景生情,反其意而喻之,显然是书赠好友的互勉之作。既是对朋友的温馨告诫,也是作者自身境界的总结与自慰。意思是:身处偏安一隅的南宋小朝廷,北方凶悍的金兵、蒙古兵虎视眈眈,虚幻的繁华安宁即将化为泡影。足下虽贵为皇室宗亲,在此国运多舛之际,又怎能置身事外?!止水澄清,可以明鉴,而唯有不动之心才能“明哲保身”。心如止水方能明心见性,上善若水,静水深流,智慧的光芒烛照山崖。

令人欣慰的是,赵希衮似乎在惺惺相惜的挚友题刻中读懂了太多的东西……安庆任职期间,勤于政事,巩固城防,曾于绍定四年(1231年)在今梅城监造府城北门石闸。端平元年(1234年)的正月离任外调之前,还不忘前往山谷流泉、九井河一带辞行游览,留下两幅以“止泓”为标记的石刻,表达了对这方人文热土的殷殷深情。在后来无锡、泉州等地的宦海生涯中,赵希衮始终勤勉敬业,关注民生工程、兴建清源书院等,官声不菲颇有政绩。并始终以“止泓”为标记存留石刻,俨然将此二字作为自己为人处事的座右铭,也是用这种特殊的方式以示对老友最好的纪念。

历史总是无一例外的应证了“独醒者”的预见,就在周虎壮志未酬、含恨病逝四年之后,即端平三年(1236年),蒙古军南侵进犯淮西,安庆府被迫移治罗刹洲(今贵池太子矶),又移杨槎洲(今东至黄石矶),怀宁县治亦迁至皖口,从此,古皖城逐渐衰落。江淮一带战乱频仍,大宋江山风雨飘摇。

“千古英雄,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。”今天,当我们在山谷流泉青青翠竹、郁郁黄花之中徜徉徘徊,仿佛穿越时空的隧道与唐宋先贤进行灵魂对话,但见“止泓”二字在风中摇曳闪烁……我们仍然能够真切感受到作为800多年郡州府治所的“淮西名郡重镇”煌煌英武气势,“撤县设市”潜阳涌动的热土地下,犹然埋藏着一个未曾远去的古皖城的背影!